1. 首页 > 手游攻略

闪之轨迹策略游民星空如何过啊 闪之轨迹太简单了

在《白鹿原》中,孝文为何要在精神和肉体上双重折磨自己的第一任妻子?

白孝文为什么能折磨他的第一任妻子?其实,究其原因很多,但仔细想来也没有什么复杂。都是当时大局势下,历史背景,新旧思想冲突,促使而成。试想,在那个年代里,就我们知道的许多文人墨客,又有几个善待过自已的第一任妻子。

本不想多说,但还是举几个例子吧!就文人圈而言,大家耳熟能详的例子,诗人徐志摩,大文豪郭沫若……。当然,说到具体人,都有其难言的具体原因。但最主要的一点,还是当时大的历史背景,和新旧思想的冲突,造成的。这些女人,恰巧就是这种时势下的牺牲品。她们在这些男人面前,就是一个矛盾体,就像一个物像,面前平躺着一袋粮食,他们纠结于要不要把他扶起。当然,扶起需要劳心伤神,不予理睬那就省心多了。再形象一点说,就像两个同时赶路的人,一个向前跑着,一个站着不动,甚至还需要另一个回头来背,那当然要看心情。

白孝文是一个复杂体,综合体,矛盾体,内心其实也是很纠结的,他的思想中,其实有两个他,或者说多个他,在互掐,始终在进行着胜,负的较量。所以,他这个人物内心其实是挺痛苦的。纠结,压抑到了一定程度,他思想上那根所谓人伦,道德的弦就断了,一切精神压力,就蹦塌了。这样他就任性了,叛逆了,也轻松。

style="text-align:center;">

>

style="color:#999;text-align:center;">(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他出去要饭,和田小娥相好。这些都是很好的例证。他当然知道要饭不好,和田小娥好会遭人白眼,但这样舒服,他心里高兴,他再也不用背负太多的东西。在舍粥场上,为了抢一口饭,遭人奚落。在土场上生命悬于一线,连野狗都向他踅摸。他既没有惧怕,也没有痛苦。但他还是没有忘记他和父亲间的隔阂,以及父亲赠予他的耻辱。强打着精神,说着叛逆话,让鹿三带话。他知道鹿三是他父亲忠实的仆人,他的一言一行,他都会滴水不漏地传到。还有,他去村里要饭,被别人像座上宾一样请去,吃饭当中他才明白,那不是怜悯,而是为了更好地嘲讽。而他不但没有生气,反而又反嘲讽地说,以后有这好事还言语,我还来。这些语言,这些行为,都体显了他不同凡响的智慧,他不是一个平凡意义上的普通人。他是一个智者,他是在与自己的精神作斗争

白孝文从小接受的是旧式学堂教育,他的思想文化都受到了压迫和约束。然而,他骨子里又向往着新事物。所识,他既不能像兆朋那样新,那样思想纯正单一,目标明确。也不能像他的弟弟孝武那样传统,安分守己。更不能像黑娃一样,随性,野性实足。他就是一个矛盾体,在寻找着造当的机会,自我突破,当然,这都是潜意识里的东西,不是他有意而为之。白孝文折磨老婆,表面上是因为和父亲的矛盾冲突,田小娥漂亮的诱惑。其实,这都是表像,他的老婆没有什么不好。他只是为了和旧的思想决斗,她的老婆成了牺牲品。他能够和田小娥好,那是因为田小娥和他一样,都是旧思想的反叛者

感谢诚邀,我是书馨老师,我来做答。

style="text-align:center;">

>

style="color:#999;text-align:center;">(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实的《白鹿原》是部了不起的鸿篇巨制!矛盾文学奖获奖作品!

本***通过写白鹿村两个家族代表白嘉轩家与鹿子霖家几十年的爱恨情仇来展现中国自清末到20世纪近五六十年的历史变迁,以及社会变革中人物的性格命运与时代紧紧相关联。

白孝文是白嘉轩的长子,承继的是族长,受到的教育是中规中矩的,而小娥是白家长工鹿三的儿媳,她原是别村一个举人受尽迫害的偏房小妾,因与丈夫家长工黑娃相爱后逃离,来到白鹿村,但这里的村民不接受她,黑娃被逼参军后,孤单的小娥成了鹿子霖报复白家的牺牲品。

style="text-align:center;">

>

style="color:#999;text-align:center;">(图片来源网络,侵删)

她成功勾引了白孝文后,这个原来中规中矩的后生似乎是后知后觉地感到放松和自由,沉迷于与她厮混,卖田产,抽大烟,在精神与肉体上折腾他的原配,而原配只想与孝文守护他的宗法家庭,而孝文对她妻儿彻底闹翻,最终妻子活活饿死。他的冷漠实则是叛逆,是想告别旧的生活与自我,寻找新的生活!

最终白孝文确实是成长起来了,但代价是妻子死了,相好的小娥也被黑娃的大鹿三杀死了!

可见,男人如此成长的背后竟然是两条鲜活的女人的生命,当然也还有众叛亲离,包父亲和孩子的痛,村人的或可怜或嘲讽!

可见,社会的变革让多少人付出了血泪的代价!


白孝文是一个很复杂的个体,因为是白家的长子,注定长大要接替父亲当族长。加上白嘉轩前面几任老婆都死了,最后与仙草结婚才生下白孝文,对白孝文自当严格要求,白孝文从小的时候,别人能干的事,他不一定能去干。不仅要顾虑白嘉轩的感受,还是考虑族人的异样眼神。上学不能上新学,只能灌输白嘉轩自己那一套人生哲字。久而久之,心理变转向抑郁甚至是变态,发展到后面被扭曲的人性。

白孝文媳妇是由白嘉轩托媒人从别处说来的,而且会轧花手艺,白嘉轩看上这门手艺,在儿媳过门之前,就买好设备等着呢。而白孝文媳妇为什么嫁入白家也有清楚的认识,所有她很能拿得住白孝文,这个女人非常有小心机,而且心地里也并不怎么好。白孝文婚后性生活的放纵也受到长辈的约束。

种种状况发展,都会使孝文的内心萌发阴暗的***。

当他继承了父亲族长的地位,逐渐树立着自己在这个位置上的威信。这时白鹿两家还在明争暗斗。很不幸白孝文成了鹿白两姓斗争的牺牲品,“烂女人”田小娥把她给勾引上。作者还特别让读者和小娥一起可怜起了这个“躺下就不行,站起来就又好了”的人,正是因为他的内心还有一丝丝羞耻心。结果没捞着什么好处却也受到了父亲的严厉惩罚,在全族人面前被打,脸面丢尽,被 赶了出来。再也不回重前的自己了,多年压抑在内心深处的邪恶的***彻底发芽快速生长。作者通过描术:那奇怪的顽疾也没了,与小娥的厮混和“抽土”卖光了家产,那个曾经为他***的老婆,也成了这个家庭羁绊他放纵的最后一根稻草,也没有什么可以眷恋,内心认为没有她,自己就完全解放了。因此通过肉体和精神弄死第一任妻子,也就显得很正常了。